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ct 1.
曾经有这样一份调查,假设你成为了一国之君,在你建立都城,征伐边疆后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调查者随机抽选20~60岁,身处社会不同阶层的男性女性各100名,其中有87%的人回答,建立后宫。

这个调查告诉了我们什么?绝大多数人的从一而终不过是形势所迫罢了。

我看见,那男人在帮她伸展背部肌肉,他双手扶上她的肩膀,有节奏地用力按压,几浅一深,几浅一深,最后几乎是趴在她背上…他附在她耳边说些什么,她笑了,声音既夸张又做作。

在深渊里,我觉得自己一直维护的什么东西被狠狠地践踏了…被一个不知所谓的人,轻而易举的击垮了,十几年来,我的寄托所在,我的信赖所在,我的依靠所在,我的执著所在。你怎么可以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见你需要借口了?手里拎着沐浴篮,里面放着一套浴液和身体乳,这是我掂量了二十分钟才勉强拼凑出的理由。

你忘了带浴液,我给你送来了。

然后呢?把沐浴篮挎到你手上。你大概会说,我最近一直用这里的浴液,从家里带好麻烦的。我呢?回答什么好呢?还是佯装惊讶地说,唉?!那可不行,随便用外面的浴液很刺激皮肤的,还有,要好好涂身体乳!你一到冬天就容易干燥起皮,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听见你使劲地抓腿和手臂…你会不会皱着眉头苦笑,然后一脸无奈地说,好好,遵命…或许你还会说,我都好长时间没从家里带这些东西了,你现在才发现啊,hana总是不关心我!

我从第一天就发现了,你的一举一动,身体上的任何一点变化,我都默默地发现着。哪里又出现了一块瘀青,哪里又添了一道划痕,前两天手臂上又多了片擦伤,你不知道吧,每天每天,我都在观察它一点点恢复。今天早上醒来时,听见你在我颈后规律的呼吸,我没有翻身,而是静静地让你抱着我,等着你慢慢醒来。由借着外面的光亮,我看到搭在面前的手臂上,那片擦伤的痂已经脱落了,露出微微泛红的新生皮肤,周围泛起些白色的细皮,你一定又在睡觉时抓了!不过好在它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我闭着眼睛,靠在你的手臂上,轻轻用嘴唇划过那片粗糙,有些剌,我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湿润它,抚平它,你的汗毛柔软地拂过我的脸颊,我爱这种触感,爱你属于我,爱上突如其来的心酸和泪水,每次,当我以为不会更爱你的时候,我又比上次这么想时多爱了你好几倍。

所以,亲爱的,你可以伤害我的身体,但唯独不能背叛我的感情,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填补吃掉你后灵魂上的空虚。

Act 2.
“等等!”
一只手挡住了关闭中的电梯门,接着,半个身体闪了进来,我下意识地又按了一下“关门”,被挤开的门再一次重重地压到了她身上。

“啊,对不起!我怎么糊涂了,夹着哪儿了吗…”
我手忙脚乱把她扶了进来,她顺势靠在了我身上,在她的怀里,我蓦然地盯着她的肩膀。
“没事儿没事儿,轻轻夹了一下而已…我说你啊,怎么不进来啊!”
她若无其事地扭了扭脖子,伸出长长的手臂按了我们所住的楼层数。

“我怕打扰你嘛,看你练得正起劲…”
“已经练完了,做整理运动呢,我看见门口有人晃了一下,觉得好像是你,追出来一看你都上电梯了。”
“……”
“你拿的什么啊?”
“…没什么…我以为你没带浴液…”
“哦,我不带了,健身房里有,唉?我记得我跟你说了吧…估计你又神游太空了,不关心我~”
“…哈…我忘了…”
她解开系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不停渗出的汗滴。我低下头,盯着手里的小篮,不知道该作何感好,说实话,我挺讨厌这样的自己的。
“怎么了?怎么有点儿怪怪的?”
肩上有她身体的重量,她并没有抱住我,也没有搂住我的肩,而是把自己的重量压了过来。
“…没有啦,我看你有点儿累了…”
我微微撤向一旁,她的重量还是不断地压过来,对于她来说,这或许如同平时常玩儿的游戏一样,你跑我追,你进我退…她以为我在开玩笑吧,可我是真的很怕碰到那肩膀,那上面有别人留下的痕迹,我亲眼看见的。
“嗯…”

耳畔隐约传来电梯运行的声音,我很不自然的向前跨了一步,背对着她,用额头抵着门的中缝。我皱着眉,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怎么才能从这该死的深渊中爬出来呢?!怎么才能摆脱莫须有的心情呢?!怎么才能恢复到“刚才”以前的我呢?!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就是没办法微笑着平静下来。如果有一天,我伤害到了她,我该拿什么赔,又赔给谁呢?

komu和wataru san都很中肯地跟我谈过,因为之前她曾经情绪失控过一次。她们说,她可能有家暴倾向,而且有一就有二…不过我并不认为那是家暴,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有强迫过我,只是那次…其实,她是想保护我吧。所以我总觉得,她受到的伤害更大。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没有做爱,她很怕接触我,怕自己的手抚摸我的身体,怕自己是一头驯养的狮子,一旦吃过人后,就会兽性大发,再也无法忘怀血液的温热和甘美。

我很想告诉她,在爱的名义下,我会欣然接受一切。

那么她,会不会告诉我同样的话呢…在爱的名义下…

什么的什么的,求你别说,我会想吐!

哈哈哈哈,笑吧,以上全是瞎掰!我才没有那么高尚呢…对,嫉妒!就是嫉妒!我不许别人碰她的身体!不想让她对别人笑,不过出于谋生手段,我被迫不得不忍耐这些…我不是书里写的圣母,站在她身边微笑着包容她,守护她,忍耐她,原谅她,总是以牺牲者的身份出现,赚足了眼泪。不是,不是,都不是!不要把臆想强加到我身上,我是人,是女人,不是她的耶稣,是她的爱人!我不能为她行奇迹,我只是爱她,只是爱着她而已,不要把救赎和爱情联系在一起!爱情没有隐忍的成分,也没有分享和包容的成分,所谓的包容,只不过是爱屋及乌。爱情是有条件的,是有代价的,我不会去容忍一个背叛我,冷落我的人,那不过是可笑又可悲的单恋罢了,或者说,那是为了达成某些愿望,不得已采取的态度,比如维护家庭,比如维持生活。

没错,刚才那男人让我想吐,还有她,她那过分粗的神经早就该修理修理了,这么随便就让人触摸身体!!凭什么!!他有什么权利这么做!那是我的所有物!!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染指。我觉得脏!我觉得恶心!我觉得我的东西被别人动了!我没办法平息心中的怒火!

以前?别跟我提以前,以前怎么样我忘了,我不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你让我怎么放平心态?!拍拍屁股走人,到街上拉个男人结婚?!我这十几年的青春和血肉谁来赔偿?什么爱啊,不爱的,要是那么简单的问题,我就不用跟她耗上二十年去解决了。就是因为没办法,就是因为长在一起,用一个肺呼吸,用一个心供血,我们是互相舔遍对方身上每寸肌肤的关系,分开也行,非死即伤。两个半人捂着内脏,没了她,我怎么生,怎么活…

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想哭,想在谁的怀里放声痛哭,不能回头,不能哭出来!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这样,我想回去…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我怎么让自己变成这样了…

谁知道,我原来是个多好的姑娘啊…

“…hana…别哭了…”
你为什么能这么轻易地抱住我,能用这么柔软的口气安慰我,为什么能直接拥抱我的心灵…这些让我觉得既窝心又难过。
“不是的,不是这样!!我不想这样!!”
“好了好了…乖…是什么样都无所谓…”

“什么无所谓!!你根本不懂!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你根本不知道我在难受什么!”
“…好了…没关系了…”
“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说,我讨厌你!!!我讨厌别人碰你!!!我讨厌!我什么都讨厌!!!”
“…嗯…乖…我知道,hana受委屈了…”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喜欢你!!!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拼命挣扎,哭得撕心裂肺,用尽全身力气打她,踢她,狠狠咬她的肩膀,她没有卡住我的双手,而是紧紧保护着我的头,生怕我磕到其他地方。

越是这样,我就越控制不住情绪,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控制不住情绪,为什么我想毁了一切,毁了她再毁了自己…不!我不想毁了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毁了你…

“我不喜欢你…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嗯…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我已经烦你了…”
“…嗯…”
牢牢地抓住她的背,求求你,别再让我伤害你了,说你讨厌我,说你嫌弃我歇斯底里,说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你觉得我莫名其妙…

“hana,对不起,委屈你了”
你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什么都不问,只是重复着这句话。

“没关系,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还是喜欢你,讨厌我,烦我也没关系,我不讨厌你,也不会烦你,你觉得打我能舒服一点儿就打吧,踢我,咬我,都可以,有什么情绪都发泄出来…你早就应该这样了…这么多年,一直配合我,迁就我,真的委屈你了…”

“…你不问吗…”
“问什么?”
“…问我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都无所谓,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如果你说,takako san,我不想看你对别人笑,你别去工作了,ok,我改行;如果你说,takako san,我不想看你对别人好,你只能对我好,ok,我们搬去无人岛,就我们俩儿…”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你什么都依着我!!为什么你不问我突然歇斯底里的原因!!”

“…不然…我拿什么爱你…”

亲爱的先生,请原谅我的疯狂!因为,我·是·用·我·的·生·命·爱·你·的。

Act 3.
吾爱,你伸手打了我。
用肩扛起我,
重重地,
摔在白与白之间。

吾爱,你张口咬了我。
用唇吮吸我,
狠狠地,
撕开红的红一片。

吾爱,你双腕扼住我。
用指缠绕我,
牢牢地,
扣紧脉渐行渐远。

吾爱,你昂首挺进我。
用肉贯穿我,
深深地,
抵在子宫旁边。

吾爱,“我爱你”爱“你爱我”。
用灵魂侵犯我,
长久的,
育出精神的果实在里面。

“我想进到你身体里,用手,用嘴,都不够,我想进去…”
“…呵…好啊,来吧,怎么样都可以…”

她像着了魔一样,低声喃喃着,把沉重的喘息吐在我最私密的地方。她起身,双手抓住我的脚踝,向两侧无限延展,我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身边的空气在燃烧,弥散着腥味…

“…这样能看见你里面的颜色…连后面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眯起眼睛,欣赏着自己摆出的这个造型,手指不断进出,直到我觉得床单有些黏腻了。她满意地看着自己手,放倒嘴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一点点的舔舐干净。
“味道好浓,粘稠度不错,颜色像鸡蛋清一样透明…”
“…别说了…”
我奋力地摆着头,声音近乎哀嚎。她俯下身,不停虐待着我的耳朵,我觉得自己快疯了…
“…hana…你快到排卵期了…最近有没有觉得特别想做啊…”
“…啊…”
“…看来我得加把劲儿了…要让你生个健康的宝宝…”
“…笨蛋…”
我用力环住她的脖子,每次她这么说我都觉得很疼,没办法给我一个孩子,可能是她最深的一道伤痕。

“普通夫妻要是做成咱们这样,都不知道下了几窝了吧…为什么你还没怀孕呢…一定是我努力不够…”
她说着,翻转过我的身体,把一条腿扛在肩上,用双腿死死夹住我,这样,我们最火热的部位就能紧密地贴合在一起了。她双手支撑在我两侧,闭着眼睛,眉头微锁…缓缓的,缓缓的,她开始前后抽送腰身,像是要贯穿我似的,用她的意念。

我兴奋得有些过头,张着嘴,跟随着她创造出来的律动,奋力地摆弄着身体。

可笑吧,我们是这样模拟所谓的交媾的。你会觉得可悲吗?我不会,我很满足。

难道我们不是在做爱吗?当然是,她在给,我在接受。两具没有办法生殖的肉体,相互感觉,相互确认。

“…hana…hana…”
她的气息越来越重,正在摸索着攀登上快意的顶峰…

于是,在我的灵魂深处,她释放出积蓄已久的热情和精子。

“…这次一定没问题了…”
“…笨蛋…”
泪水是滚烫的,她用吻一一收纳了它们。

人们为了怕自己消失,才畏畏缩缩地想要繁衍出延续血脉的后代。我们是用灵魂相爱的人,用灵魂生殖,即便无法产出血肉之躯,我们依然想用灵魂受孕,用灵魂延续彼此…就算有一天,我们的肉体消失,我的爱依然是虔诚的,她的爱依然是不虚的…

哪天,我们的孩子诞生了,一定会取名叫“爱”吧。

—完—

那个啥…我知道我该死啊…拖了这么长时间,不过最近确实很忙,还请各位同学多多见谅!

另,要按爪印哦~有营养的那种~
悄悄话

链接地址
→http://hayashifumiki.blog95.fc2.com/tb.php/108-e6e7baf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