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20 小鹿,别哭。
2009年1月21日 AM1:30

想了想,还是要放出来,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所谓了。

谁爱死就死,谁爱活就活,我不关心,也懒得废话,跳出来的都去死,下咒的一万倍回传,我就没rp,我就不是人,我不玩儿了。

第一天,鱼队走的时候,我隐约觉得,纸终于还是包不住火了。

第二天,sen说,社长换了,还说了好多好多,我说,我大概知道了,早晚的事儿。

第三天,色卡被我弄哭了,她问我,如果有一天,和央甩了夫人,你还会写文吗?我说,不会,我会恨她一辈子,她让我彻底变脏了。色卡叹了口气说,我真不知道还该不该写下去,我笑了笑说,亲爱的,我也不知道。

2007年9月28日,和央事务所的社长由夫人变更成了和央的母亲。我记得,我隔着屏幕笑着跟sen说,9月28日,记住,这是屈辱的一天。

夫人,你,不过是个噱头,被你最爱的人利用着。深思熟虑之后,我想,我应该可以这么说。然后呢,那个笨蛋姑娘或许会嘿嘿地笑,然后赖唧唧地说,分かったよ、貴子さんのためなら…

和央,很了解自己,也很自我中心,同时,很任性。她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在团时也好,退团了也好,她只做她想做的。开开演唱会,举办DS,挑选自己喜欢的舞台。不强迫谁去爱上她,但会强奸那些爱上她的人的心灵,她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攻击性的人,随性,自在,无所顾忌。她性格如此,而且确实表现得非常诚恳,忠诚于自己的内心和欲望,不勉强不妥协。她不会为错误辩解,甘心接受自我带来的惩罚,面对这样一个坦然的人,我没有任何资格发起非议。可到头来,她只说夫人是她的战友,只说她有趣,只说她是自己作为男役时不可缺少的伙伴。我一直很诧异,你都带着她都走到了世人皆知的田地,为什么还如此矜持?!可见,她远比我想象得复杂许多。

我讨厌这种人,这是我的个人喜好,没有任何指向性,也没有任何人有权利指责我。

花總まり。宝塚不老不死的神化,我觉得现在还强调这些也没多大意义。一而再,再而三,三完有四,她终于盼来了左右自己命运的人,一晃六年,她无怨无悔地离开了宝塚,她说,结婚是看缘份的,现在有比结婚更想办的事情,于是,她成为了和央事务所的社长和贴身经纪人。姑且不论事务所成立伊始,社长之位下隐藏着何种玄机,表面上看,和央决定和花總まり联合出击,我记得,当年我写过,荷花,她们清楚地知道,“荷花”就是一张王牌,很多人只要知道她们还在一起,就会追逐下去,她们只要在一起,这就是卖点,起码,和央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如果说花總まり不知道,这也不太可能,不过,她心甘情愿地为了和央出卖自己,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对经营一无所知的花總まり坐到了社长的位子上,在外,她笑着派出自己的名片,显然,她们在借事务所之名,做“荷花”的买卖,那些anti和央喜欢花總まり的人,当他们知道,花總まり不会离开和央,不会参加任何外部演出,能见到她的唯一方法就是追着见和央,参加和央的DS、演唱会…要是你,你会怎么做呢?没错,我们还是会追的,因为我们希望看到花總まり幸福的笑脸。

事务所仅成立7个月之后,社长就变更成了和央的母亲,花總まり效应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和央又迈开脚步,奔向她想要到达的下一个目标。这时,花總まり只要在她身边扮演好经纪人的角色就好了,她扮演过她的情人、妻子、妹妹、天使…现在,她“扮演”着她的“经纪人”,负责外部联络的经纪人另有其人,她要做的,只是待在她身边,陪着她就可好了。起码,我们看到的是这样。至于,和央的母亲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不了解,我不敢妄下定论,这对谁都不公平,只是,我不喜欢她死有钱死有钱的打扮,仅此而已。

除了花總まり本人,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说服我,我只相信我自己的感觉。

降板爆出,我觉得自己信任底限又一次遭到挑战,很多人跳出来说,演出中止,这是和央和花總まり的任性造成的,其实,我相信了,而且,违心跳出来为和央辩解的也不止我一个。有人说,和央没有作为演员的常识,说她根本不是因为受伤而降板,原因出在票房。我不想跟那些狂热的,整天祈祷,我们要相信和央的饭争辩,我相信那些人说的话,这就是为什么我原谅花總まり的任性。花總まり,只要是她做出的选择,我都会全力支持,因为我比谁都希望她能够幸福。

现在,网上的传言四起,有说花總まり要结婚,有说和央要转去大手事务所,还有说会员BBS上屏蔽了所有关于“荷花”的留言,很多很多。不过说到底,都只是传闻,如果是假的有一天这些传闻都会不攻自破,可谁又能保证这一连串的事件背后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呢?谁都说不好,谁都给不了谁保证,因为我们不是荷花,那我们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呢…我开玩笑地跟sen说,如果有一天夫人真的结婚了,那她一定是寒心了,只要她们分开了,一定是夫人彻底绝望了…

所以,我只是主观地谈我的感受,和央,你莫不是有意甩花總まり了吧…

刚刚,我跟幸也说,我现在终于能稍稍体会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anti和央,anti和央的fans。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很讨厌的中国艺人,外国人却很喜欢,当他们跟我们热火朝天地描述那些我们看似不存在的萌点时,我怅然了,原来,我也是个外国人啊。我以我的价值观看到了他们看不到的一面,同时,也很可能忽略了事情的本质,难道不是吗?

我想,我们是不是真的该坐下来,冷静冷静,看看那些anti的话,或许,那里就存在着真相也说不定,毕竟,崇拜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距离。

花總まり,如今,放弃了一切自我的她只能算得上是个贴身助理吧。当然,如果她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觉得很幸福,那我也无话可说,她就是这么个傻姑娘。

和央,我上不跪天子,下不跪父母,我跪下来,真心诚意地恳求你,好好对待花總まり,别用任何方式伤害她。死ね。

我以为我没关系,但是我痛得蜷缩在被子里辗转反侧,妈的,你着着实实地挖走了我心头一大块肉。
悄悄话

链接地址
→http://hayashifumiki.blog95.fc2.com/tb.php/111-d6d0cd6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