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你说我带走了你的无辜,我说你带走了我的初心。很好,我们互不相欠了。

骄傲地昂着头,拖着行李走出大门,头脑空空如也,骨节吱嘎作响。留下记忆,带走玩具,做了平生最后一次任性的决定。

以为握在手心的宝,瞬间化作一潭泪水,深不见底,闪烁着妖艳的光。看着它们悄无声息地从指缝溜走,每一滴中都藏着一轮月亮,重重地砸在地上,溅湿了整片天空。

Act 2.

“mihoko,mihoko,mihoko,欢迎加入大人的行列!”
tomochin斟满了我面前的酒杯,又往我的碟子里夹了些牛蒡。

“你也算经受住了一次人生考验,看起来还不错。我当年可是差点儿上了高野山哎!老爹从东京打飞的过来劝我,谁劝都劝不住。”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音校?”
“是啊,本科的时候。”
“…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你?哈,谁知道你在干嘛,优等生的想法一般人很难理解。”
“别这么说嘛~”
我笑了笑,用筷子随意扒拉着面前的牛蒡。

“要吃就紧吃,不吃别糟蹋粮食哦!”
她佯装严厉,可嘴角却挂着笑容。

“其实,miwacchi也挺坎坷的,被甩过那么两三次吧。”
“两三次?miwacchi?!”
“是啊,她挺热血的,而且百折不挠,看不出来吧。”
“……”
“所以啊,mihoko小姐,有很多事情,不经历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不过经历了,也就那么回事儿。”
“‘有许多事要泪水洗过才明白’。”
“啊?”
“歌词啦,歌词。随便说说的。”
我拿起面前的酒杯呷了一小口。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没打算,想先去旅行。”
“一个人?”
“不,和她一起去。”
“啊?!”
“是…约好了和她一起去温泉,就当是分手旅行吧…”
“你疯啦?!”
“没有啊,我挺清醒的。”
“什么分手旅行啊!瞎掰!分都分了,还旅行个屁啊!”
“…我想也是…”
“知道你还去!”
“不,我的意思是,我想你也会这么说。不过旅行还是要去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办完,有些话…我还想亲口告诉她。”
“你还爱她吗?”
“tomochin,这个问题暂时先放在小匣子里,等我回来了再谈吧。”

走出上田站时,天已经完全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候车大厅里的电子钟,21:45。最后一班去往小县郡青木村的巴士22:00整发车,我来不及整理旅途中断断续续涌现出的惆怅,用胳膊夹了夹旅行袋——里面装了几身换洗的衣服、钱包、手机、钥匙、一本日志帐、铃木牧之的《北越雪谱》。没有化妆品,没有旅行常备的零食、消遣用的玩具,多余的一样不带,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大小合适的包来收纳这些少得可怜的行李。四下环顾,发现站前广场的一角停靠着一辆中古巴士,前门敞开,有人站在那儿拿着手电筒不停地晃动,像是在招揽乘客。我深吸了一口气,4月的山野依旧寒气逼人,攥紧大衣的领口,一路小跑过去。

“您好,是去沓挂温泉的巴士吗?”
我尽量平稳了呼吸,询问面前那个拿着手电筒人。他六十岁上下,背微驼,穿着一身旧的司机制服,歪戴着帽子。
“啊…是、是啊,你是去青木村的?”
他上下打量了我十几秒,木讷地回过头,用下巴指了指身后的巴士。
“是,青木村的沓挂温泉。”
“对,对!去沓挂温泉的,上车吧!”
他的表情慢慢缓和下来,微笑着让开了车门。
“车票多少钱?”
“不要钱的,不要钱。这条沓挂温泉专线是免费班车。”

我轻轻道了声谢谢,低着头迅速上了车。车厢内没什么人,空着很多座位,我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旅行袋抱在胸前,把身体蜷成了一团。我之后就再也没有乘客登上这辆巴士,司机老伯又在外面站了几分钟,然后关上手电也上了车。他在驾驶位上坐好,认真地扣好安全带,正了正帽子,把头转向了车厢。

“欢迎各位乘坐沓挂温泉专线,我是司机平川。前往青木村沓挂温泉大约需要45分钟,途中请各位注意安全,不要在车厢内随意走动。出现紧急情况时,请按座位上方的警报器提示司机…”

他的声音越来越遥远,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窗外,似乎是漆一片…。

我在想,你会用什么样的表情等待我。一定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吧。

—未完待续—
悄悄话

链接地址
→http://hayashifumiki.blog95.fc2.com/tb.php/120-c47cb6b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